当前位置: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刘炜《自画像》:无聊现实主义的英雄赞歌
2017-11-21

    文 摹夜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刘炜《自画像》:无聊现实主义的英雄赞歌

刘炜(b.1965)

自画像

1992年

布面 油画

177×129.5cm

  《自画像》作于1992 年,是刘炜“革命大家庭”中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其迄今为止唯一一幅单体自画像,曾展出于北京艺术博物馆“方力钧·刘炜作品展”之上,是画家创作历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之作。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刘炜《自画像》:无聊现实主义的英雄赞歌

刘炜 摄于1994 年圣保罗双年展

  刘炜于1965年生于北京,成长在军区大院的经历使其自幼便在懵懂中感受着文革与改革开放大潮中的沸腾氛围;1989年,刘炜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毕业,开始了独立的艺术创作之路。作为90年代的代表性艺术家,刘炜被公认为九十年代中国前卫艺术重要代表的“玩世现实主义”潮流的开创者之一,他独有的倔强“癖性”和前卫思想在艺术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其创作毫不做作、直白率性而肆意纵情,显示出当下社会人群最真实的生存状态,在当代艺术大潮中展现出诙谐而深刻的人文思考所向披靡的洒脱情怀,成为一个时代的厚重缩影。

  和“八五新潮”的参与者们不同,“后八九”的艺术创作者们没有经历十年文革的浩劫,亦无外来文化与自由思潮的强烈碰撞,因而难以生发出锐意变革的使命感与历史责任意识,他们在无从改变的无聊生活和庸常现实面前,肆意描绘着自身在所处环境中的泼皮、无奈与堕落,讥讽着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生存境遇与无奈现实。刘炜画面中繁复而“肉乎乎”的随意堆砌常常带给观者以直观的刺激,令人感受到一种“无所谓却有所为的脾性”和无法被栽培的“玩世”性格,被栗宪庭称为“溃烂之处,艳若桃李”;从早期的“革命大家庭系列”略带表现意味的写实手法,到90年代的“游泳系列”,再到时代末的“你喜欢肉?”、“你喜欢我么?”系列主题,刘炜的创作不断致力于对“手性”的技术探索,他用流动、细碎笔触的任意涂抹,带给人一种粘稠溃烂的直观感受,以超出物象常态的“腐朽”质感指涉出社会的凌乱与腐化,用富有个人化特征的笔触在创作中不断发掘具象人物、叙事甚至抽象艺术与超现实主义等一切可能性,享受着自得其乐的放纵与糜烂,不仅投射出自身所在的社会的内涵指向与文化症候,更通过腐烂气息的画面意象,表达出对当下嘈杂、浮躁、毫无意义时代的戏谑与嘲讽,从而使作品统摄着形式语言与内在意求的双向格局,颠覆观者惯常的视觉审美。

  本件《自画像》作于1992年,是刘炜“革命大家庭”中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其迄今为止唯一一幅单体自画像,当年即展出于北京艺术博物馆“方力钧?刘炜作品展”,是画家创作历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之作,引起艺术界的广泛关注。在长达20年的创作历程中,刘炜的自画像作品寥寥,仅此幅《自画像》描绘出明确而清晰的自身形象。在画面中,艺术家蹲坐在家中卫生间马桶上,以平和而带有些许调侃的神情看向观者,随性的衣着与放松的体态没有此后作品中的彷徨、迷茫与腐化情绪,亦与其他作品中所呈现出的政治挑逗拉开距离,从而真实再现了自身在常态环境中的肆意状态,显示出艺术家青涩天真的懵懂时光。

  在表现方式上,本件《自画像》没有后期创作的厚重颜料堆砌,而转向丰满而带有层次的写实质感,以细碎而不规则的笔触描绘出自身的滑稽样态,体现出真实现实中的个人化体验与感受,他说:“画画必须要有感觉,要对得住自己的心。只有内心鲜活,才能保持创造力的鲜活,也才能使画永远鲜活”;墙面下方的密集水管、地面的衣物,以及牙刷毛巾等生活细节真实地呈现于有限的画面之上,局促的画面布局在突显出真实生活氛围的同时,亦带给观者一种空间压迫感与窥视般的不安,从而在对生活常态的描绘中,隐晦地传达出对个体生存状态的深刻反思。

  正是这一《自画像》中的刘炜,见证了九十年代原有社会价值观的瞬间崩塌与种种黯淡境遇,他用创作阐发出对于一个原有价值崩塌的“失控”社会的无可奈何,契合着中国社会自改革开放以来的混乱状态和生存情绪,从而衍生出“玩世现实主义”的视觉文本与极具个人标识性的“腐朽风景”;他用非常态的叙述表现出惯常下的无常,以调侃表现真实,用扭曲彰显意义,使五味纷陈的人生在其笔下充满着生命最原始的状态,从而在当代艺术史叙事中留下了振聋发聩的个体话语。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刘炜《自画像》:无聊现实主义的英雄赞歌

刘炜

《新生代》

1992年

布面油画

150×100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