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2017-11-21

     文 尹冠男

  “纬度/ 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以学术为引导,分为五大板块,以期在少励家族的众多藏品中,勾勒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本季秋拍,中国嘉德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隆重推出“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共计54件拍品,呈现少励家族收藏之精品。本专场以学术为引导,分为五大板块,以期在少励家族的众多藏品中,勾勒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

 

板块一 波西米亚式的圆明园艺术时代

  1989年到1995年,在整个社会体制还没有完全松动的情况下,圆明园艺术家首先抛弃了体制内的身份,成为第一批“自由艺术家”。活跃于中国当代艺术画坛重要的代表性人物,方力钧、岳敏君、杨少斌、祁志龙等,都曾是居住在圆明园的早期艺术家。

  在20多年前的旧照片里,这些艺术家长发跣足,聚集在画室或室外的小树林里,眼神流露出玩世不恭的意味。他们强调非理性生活的重要性,强调感情对艺术的至高无上的影响,强调艺术与生活的不可分割的联系。可以说,圆明园艺术村的艺术家主要以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艺术本身对社会产生影响,是他们的波西米亚式的生活方式创造了反体制的神话。

  圆明园艺术也成为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起点,它的出现深深影响了玩世现实主义、政治波普、艳俗主义的艺术兴起。本季少励家族藏品囊括了圆明园艺术时代的代表性人物的精彩画作:

  “99偶像系列”是“玩世现实主义”重要画家岳敏君的早期代表作。在这个系列里,他将自己的笑容作为基本形象,绘制了99个姿态不同表情却相同的人物。画面中人物在蓝色背景下咧嘴大笑,以轻松戏谑、嘲讽反叛的艺术语言表达现实的虚无,用近乎荒谬的内容突显艺术存在的本质。岳敏君的作品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和黑色幽默,消解了中国人几十年来的偶像情结—革命英雄主义的偶像,而树立一个“波皮形象”的另一种意义上的偶像。

  杨少斌《无题》是其毕业后初入社会的早期代表作,此时的青涩、玩世主义画风,已初步显现后期的 “暴力美学”色彩。杨少斌在作品中通过被伤害的肢体、被扭曲的天性来反映心灵上的困境,反应时代存在的基本问题,即社会普遍存在的暴力以及对命运反抗的漠然。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杨少斌(b.1963)

无题

1993年

布面 油画

185×200cm

  《消费形象十二号》是政治波普艺术家祁志龙早期“消费形象”系列作品之一。在这一系列作品中祁志龙从主观上剔除时间观念,避免明显的个人色彩,表现当下文化发展的不均衡和价值观的流失。画面中描绘了三个并排站立且样貌姿势几近相同的美女,艳丽媚俗的鲜花背景,以及象征民族精神、理想主义的毛主席剪影符号。大面积纯色的碰撞、形象的重叠排列,无表现性细腻而单调的笔触,共同构成一个极具表现力的画面,呈现出浓厚的装饰性意味,体现了祁志龙对当下文化现状的混杂、荒诞、低俗特征的反讽意味。

 

板块二 关注你、我、他的“新生代”

  1992年尹吉男先生在当代艺术领域提出“新生代”这一具有断代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新名词后,这一原本属于地质领域的名词,从此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史中的重要“代名词”。

  所谓“新生代”是指出生于60年代的一批艺术家,他们没有当过红卫兵和知识青年,因缺乏惊心动魄的历史性回忆和心灵伤痛而与50年代出生掀起追求形而上观念的艺术家存在着明显的精神断层。与“新生代”相伴随的艺术观念则是“近距离”,“近距离”是指拉近艺术与观念、艺术与生活三者的精神距离。“新生代”艺术家喜欢描绘“近距离”的日常生活琐事,常常以自己熟悉的人物作为艺术作品中的主题人物。在创作上,“新生代”利用学院的背景及基本功上的优势,重视作品的制作过程,注意纯化艺术语言和个人符号,突显绘画语言的特质尤为明显。

  90年代,文少励先生凭借其对艺术敏锐的洞察力,收藏了众多“新生代”艺术家的早期代表杰作:

  刘小东早期代表力作《人鸟》创作于1990年,此作承载了艺术家青春岁月里的一段重要时光。据艺术家回忆,当年他被中央美院派往苏联留学,后进入语言学校学习俄语,《人鸟》创作于学习语言期间,画面中描绘的三个人物正是语言学院的同学。虽然后来刘小东因语言没有过关,未能前往苏联,但却为我们留下了一幅精彩画作。《人鸟》以弗洛伊德式的大色块笔触塑造出的强烈质感的画面,既记录了艺术家的青春岁月,也展现了彼时刘小东饱满的创作激情。

  1994年曾梵志离开武汉来到北京,全新的环境迫使艺术家学会与陌生人社交,这一过程给他内心带来很大触动,感觉到人与人交往中往往带有虚伪的假面具,他将这种感受融入至画面之中,面具系列作品就此诞生。《面具系列第十六号》是曾梵志面具系列的早期画作,其最具特色之处在于,人物的描绘将打哈欠、挠耳朵、跷二郎腿等动作元素集于一幅画作之中,表达出一种玩世不恭的戏谑态度。此作曾参展于1995年于比利时布鲁塞尔举办的“中国油画:从现实主义到后现代主义”大展之上,是市场中难得一见的双人连坐面具系列作品。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祁志龙(b.1962)

消费形象十二号

1993年

布面 油画

170×200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刘小东(b.1963)

人鸟

1990年

布面 油画

167×120cm

  刘野的《圆圆》创作于2005年,是应文惠贤女士邀约而特别创作。这是一幅纯粹以圆作为创作基本元素而构架起的作品,画面中小女孩儿的侧脸、发型、手中棒棒糖,和作品的构图皆为圆形,突显了在家庭呵护成长下的甜美女孩的乖巧气质。小女孩手中的七彩棒棒糖,起先并没有画入作品之中,在文惠贤的建议下,艺术家加入了这一元素,增添了作品的童趣。而刘野以简单的几何形体来表现形象,代表了他艺术追求的一种纯粹,纯粹的图形、纯粹的色彩,纯粹的画面实在。

  《惊蛰》是刘大鸿早期重要作品之一,曾获得全国第七届美展铜奖,发表于众多刘大鸿的权威画册之中,是标志着艺术家进入创作高峰的代表之作。《惊蛰》完成了以承载信仰的教堂和忠义堂为核心,而展开的一场时空交错、人鬼兽神、铺天盖地的大混乱,整个画面弥漫着怪诞的闹剧化氛围,甚至可以形容是一场末日的狂欢,表达了刘大鸿对风起云涌的各种社会文化现象的回应,成为一位27岁大学教师的“精忠报国”篇。

  《单刀赴会》是新生代艺术家李天元于1992年告别学院写实作画方式,创新艺术语言后的第一批作品之一。在新的创作方式中,他在原有画面上贴胶条遮蔽,其上绘制另一个世界,再揭去胶条,通过分次制作的手法形成极具表现力、多寓意的作品。《单刀赴会》将经典的戏文故事以独特的视角、技术转换成油画作品,运用传统年画的表现手法绘制出八个色彩浓郁、象征不同权力的三国人物形象。画面中英雄们随着船只靠岸而逐渐接近,预示着一触即发的战局,艺术家以紧张的作品局势暗示现实中矛盾、激进的社会。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曾梵志(b.1964)

面具系列第十六号

1994年

布面 油画

150×180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何森(b.1968)

舞台——表演游戏 

1994年

布面 油画

180×200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刘野(b.1964)

圆圆 

2005年

布面 丙烯

D 50cm

  《舞台游乐园》是艺术家王劲松受到现代艺术冲击后,对油画领域进行探索的早期重要作品。在这幅作品中,最引人注意的不是鲜艳的色彩所描绘的人和物,而是画面中残缺的人形空白,形象的空缺使人联想到中国水墨画中“留白”的表现手法,体现了王劲松对于中国画与油画之间关系的思考。周围玩闹的同伴们对于伙伴形象的空缺表现的毫不在意,暗指现代人过分盲目自大,忽略客观因素的特质。王劲松以一种轻松、游离于一切事物的局外人身份,漫无焦点地观察社会现象,用戏谑、状似无意的艺术方式唤起人对社会现象与自我的关注、自省,探索现代性理想的文化特征。

 

板块三 西南艺术力量—中国当代艺术版图的开拓先驱

  西南艺术,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中有其独特而重要的地位。在'85美术新潮之前,西南艺术以其反思历史、直面伤痕、表现乡土的突出走向,体现了作为人文艺术所应具有的独特艺术品质和精神特性,一时间产生了巨大影响。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真正开端,'85美术新潮的出现,与西南艺术对现实历史富于直面和挑战的精神也有着紧密关联。此后,西南的当代艺术表现出强调人文、关怀生命,以一种深切而敏感的内心体验和内在精神,关注中国人的生存现实和生命境况,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版图中重要力量。

  早在90年代,少励画廊就曾以“四川新艺术”为题组织策划展览,推动了西南当代艺术的发展,本季秋拍囊括了众多西南艺术艺术家的精彩画作:张晓刚《小海军》、唐志冈《儿童开会之四》、何森《舞台—表演游戏》、潘德海《青春痘二号》、俸正杰《中国十六号》、郭伟《正午之二》、沈小彤《日记的诱惑之二十六》、忻海洲《挑战自我》、钟飚

  《随心舞动》、曹静萍《蝴蝶?锁链?水之五》、杨冕《美的标准之三十七》、朱毅勇《凝固的记忆之十二》。

  参展于2002-2004年于欧洲五国“CHINaRT中国当代艺术巡展”的《小海军》创作于2002年,这一时期张晓刚的作品浓缩了“血缘—大家庭”的创作理念和思考,在承续经验的基础上寻求新的突破。画面中小海军的形象采用“大家庭”标准肖像照片样式,目光直视、嘴唇半张的呆滞刻板表情,以反叙事内容强化疏离感。同时单幅的作品形式独立化,将历史抽离,在超现实主义的情节之中,指向社会革命对于普遍人性的均质化暴力。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刘大鸿(b.1962)

惊蛰 

1988年

布面 油画

129×166.5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张晓刚(b.1958)

小海军

2002年

布面 油画

190×150cm

  《舞台—表演游戏》是当代川派艺术家何森的早期代表作“舞台系列”之一。在90年代初期何森告别学生时代所钟情的“伤痕绘画”,开始关注时下社会,开启新的艺术题材,意识到“理想夸张”和“主义”的问题,创作出带有表现主义和波普色彩的作品。画面中极具石化感且富有张力的人物形象增添了超现实主义色彩,麦克风、摄影机、旗帜的描绘暗示了当代人有意无意的“表演性”及他们同媒介间相互影响的社会事实。何森的“舞台系列”意在告诫人们,舞台与生活之间没有虚幻与真实的明确分界线,处在世界这个大舞台中,命运只能由自己掌握。

  “政治波普”代表艺术家唐志冈绘于90年代末的《儿童开会之四》,是其创作转型后期的重要作品之一。此时穿着军装的“儿童会议”系列作品,代替了早期作品中严肃刻板的大人形象,从坦率暴露转变为风趣幽默,极具暗示性意味。对于长期身为军人的唐志冈来说,最为熟悉的场景便是开会和大合照,他将这一自身经历融入进作品之中,描绘了一系列以“军中生活”为题材的作品,“儿童会议”系列正是唐志冈为嘲讽时代,所打造的一首反英雄叙事诗。

 

板块四 经典的中国当代写实艺术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在国内求新求变美术思潮盛行的情况下,写实油画不但并未沉寂,反而呈现出更为多样的形态,出现了古典写实、乡土写实、超现实主义写实、照相写实等样式。文少励先生于90年代的收藏也涵括多种不同类型的中国写实主义艺术:以艾轩、王沂东为代表的乡土写实,以曹力、夏星为代表的超现实主义写实、以李贵君为代表的古典写实等,均有佳作呈现。

  本次上拍的两件作品《笛声》与《光与影》是曹力欧洲考察归国后完成的,从画面中可以体会到欧洲古典大师带给他的深刻影响,一种灵魂的激荡和意识的沉淀。在画面中曹力将现实和梦境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充满了音乐的旋律和诗性,牧童吹奏牧笛的陶醉、少年吹泡泡的肆意,都象征着自然的美好和异化的现代人对纯真的向往、对逝去时光的怀念。

  师从靳尚谊的当代写实画派著名画家李贵君,善于运用古典写实主义的手法描绘人物,《小金鱼》便是其早期重要代表作品之一。画面中描绘了一个恬静优雅的少女,以一种慵懒的姿势手握鲜花、低头沉思,身旁摆放的玻璃鱼缸中的两条金鱼悠游自在,仿佛在与少女互动。整幅画面细腻中富有活力,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展现出一种和谐的美感。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曹力(b.1954)

光与影

1995年

布面 油画

80×90.5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李贵君(b.1964)

小金鱼

2005年

布面 油画

65×65cm

 

板块五 勃发的青年艺术势力

  自2004年,文惠贤女士(Ms. Nicole Schoeni)接管画廊后,延续父亲的经营思路,继续寻找具有想法和潜力的年轻艺术家,以个人独到的眼光,积极开拓新的市场。目前,这些青年一代艺术家正呈勃发之势,在当代艺术领域大放光彩,其中不乏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青年艺术家中的佼佼者。本季拍卖,将会展示陈飞、宋琨、郑江、陈永亮和傅莹莹的代表画作,这些作品形式更加多元,引领着新时代的审美方向。

  《勤劳致富》是“80后”炙手可热的艺术新星陈飞的画作,历时两年完成。早年陈飞在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求学的经历对其当代艺术的创作影响很大,他擅长将每张作品的创作都视为一部电影的拍摄,构思阶段如同制作“剧本”、人物描绘如同选定演员,画面效果就像电影中的每一帧,清晰简洁而又饱含故事性。《勤劳致富》借鉴了“精忠报国”的历史典剧作为“剧本”,描绘了一个穿着现代的女性在一个大面积纹身的剃头男性背后刻字“勤劳致富”的场景。陈飞以简约的线条勾勒出画面,呈现出电影般简洁易懂的观赏性,以经典造型为依托,用当代艺术的语汇完成了极具个人特色的创作。

 

板块六 朱铭—川流不息的太极力量

  “太极系列”作品以“阴阳相生”为基础概念,在形体刚柔相推流转之际而生衍变化,表达宇宙天地之间一切的运动生息。在创作方式上,朱铭通过两个创作路线并行探索:一方面,以木材为原模翻铸成青铜作品,由他最熟悉的木材雕刻过渡到青铜创作,摸索出以青铜为媒介的创作法则,发展崭新的形式和雕刻语言。另一方面,朱铭没有放弃他所娴熟的木雕,仍在继续深化其木雕创作,与青铜作品不同的是,他沿着更简洁、更抽象的方向行进。

  《太极系列—单鞭下势》表现的是太极招式中最低的一个式子,采取低姿态沉身闪避敌人,底盘沉潜有力,蕴含了起身攻击的动态,是一个极具发展性、可变性的形态,体现太极哲学“无为”的理念。《太极拱门》是从双人推手的太极拳招式衍生而成,但完全抛弃了太极拳招式所带来的包袱,充份发挥想象力。表现激烈对打的两人,借助两人的形躯,体现太极哲学“阴”、“阳”的辩证关系:两人手足相交,不但没有生死相搏的歇斯底里,反而造就川流不息的力量循环。

  这两件作品都以木头雕刻而成,木雕的纹理及线条的处理柔和温润,更加体现了太极柔中带刚的精神内涵,表现了朱铭对太极的体认与掌握正在逐步深化。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朱铭(b.1938)

太极系列—单鞭下势

木雕

75×45×28cm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纬度/态度——少励家族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朱铭

(b.1938)

太极拱门

2002年

木雕

47×31×60.5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