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2017-11-21

   文 朱琳

  得益于东西方文化的共同濡养,活跃于中国20 世纪早期的前辈艺术家们在人物绘画上有着特殊的创造力,其绘画面貌无有趋同,犹如各自的笔迹,风格鲜明。

  莎士比亚曾在《哈姆雷特》中对“人”有一段极具赞美的文字,他称“人”是“了不起的杰作”、“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不吝溢美之词。

  我们都知道,人以及想象中的怪力乱神自开始就是艺术的描绘对象,这和艺术的起源基于“巫术”的实际用途有关,东西方俱同。随着社会的发展,作为个体的“人”逐渐从“实用属性”中独立出来,成为了艺术表现的主体。至莎士比亚生活的16世纪,欧洲已处于文艺复兴盛期,此时的绘画艺术在“人文主义”精神的引领下,更是将普通人搬上了画布。波提切利、达?芬奇、拉斐尔、乔尔乔涅、提香等一众巨匠留下了大量后人无法逾越的珍贵人物绘画遗产,使得西方早期艺术史成为一部经典的“人物造像史”。

  中国古代的人物绘画传统也由来已久,积累了大量的人物画创作经验。早在东晋,顾恺之就提出画人像要“悟对通神”、“传神写照”,从理论体系上确立了肖像绘画的标准。但实际上,中国的人物绘画可以追溯到商代早期,战国时期出土的壁画就已经反映出了特定的人物绘画特征。至宋,“不拘常法”的写意风格出现,追求“笔简神俱、得之自然”,人物绘画有了崭新的评价系统,其影响至今犹在。

  人物绘画在不同时期承载了不同的社会功能。从最初的模仿、占卜,到服务于政治的宗教、教化功能,一直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进入现代,其面貌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无论从绘画技巧、表现手法、亦或是题材的选择上,人物创作越来越多的脱离社会属性的干扰,逐渐成为了艺术表现形式的独立载体,以及传达艺术家情绪与精神内核的重要媒介。

  得益于东西方文化的共同濡养,活跃于中国20世纪早期的前辈艺术家们在人物绘画上有着非常特殊的创造力。他们在技法上的突破显而易见—一方面拥有极为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素养及笔墨功力,另一方面又接受了西方最顶级的艺术学院的古典或现代艺术训练—或中体西用,或兼收并蓄,自成系统。他们在观念上的突破更是值得书写—人物形象成为获取艺术家感性经验的重要途径,亦成为其艺术自明性与自足性的唯一载体—其绘画面貌无有趋同,犹如各自的笔迹,风格鲜明。

  可以说,与中国美术史中任何一段人物绘画发展的进程相比,20世纪早期的变革都来的迅猛且决绝。而这段变革时期的人物绘画创作,自然也就承载了诸多层面新发的艺术及社会属性,成为我们一窥民国美术的重要素材。

  借以本次拍卖,我们特辟“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专题,为大家呈现中国前辈油画名家在人物绘画上的代表性之作。专题名单涵括杭州艺专体系艺术家林风眠、关良、苏天赐、林达川、沙耆;国立北平艺专体系艺术家徐悲鸿、黄养辉、常书鸿、吕斯百、萧淑芳、李宗津、古元、阿老、王文彬、罗尔纯;武昌艺专体系艺术家杨立光;以及成名于海外(法国、日本、美国、印尼)的重要艺术家代表藤田嗣治、方君璧、唐蕴玉、余本、周碧初。

  此专题中的其中一部分作品从定位上来看,可属艺术家个人创作生涯中的精中之精、重中之重。如林风眠的《持花仕女》、苏天赐《苏南初春》、方君璧《隐者》、周碧初《少女像》、余本《街女》、杨立光《红衣女子》、萧淑芳《北京冬季的什刹海》、关良《造船厂》等。这些已经写入中国美术史的精彩作品得以再此整合,可谓艺术市场之幸。

  丹青倩影不负卿!相信这些佳作也定不会有负观者的眼睛!

 

林风眠《持花仕女》

  《持花仕女》是“林风眠画风”的典型代表,曾发表于《中国近现代画册—十二大名家精品集》、《中国现代主义绘画大师—林风眠》之中。画家用其极具个人特征的表现手法,描绘出一位立于画面中央的持花仕女形象,带有莫迪里阿尼人物肖像般的独立气质,深刻体现出现代主义艺术观念的影响。林风眠用粉彩创作出独特的画面效果,使笔下的女性人物形象兼具中国传统人物气韵和西方肖像画的形式感与表现力,受到东西方艺术界的广泛认同。

  本件作品中,画家一改以往将柔美的女性形象置于中国传统书斋式环境的表现,而是用极具形式感的圆拱营造出西式礼拜堂般的神圣空间,持花女性头部的圆形背光则进一步加深了画面宗教般的仪式感,使整幅作品宛如圣像般庄重脱俗。在色彩与技法表现上,画家用仕女黑色的衣装巧妙呼应了背后的三个圆拱框架,以构图的完美对称与巧妙衔接极大增强了画面的形式感,突显出中心人物的主体地位与独特气质。流畅的线条散发出强烈的现代主义美感,既体现了注重形式的西式用线风格,亦结合了极具内蕴性的中国用线传统,创造出一种充满东方艺术色彩的诗意美。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林风眠(1900-1991)

持花仕女

1953年

纸本 彩墨

69.5×70cm

 

苏天赐《苏南初春》

  《苏南初春》是苏天赐人物创作的代表性作品,此作绘于1980年代,正处于苏天赐继《黑衣女像》之后的第二个艺术创作黄金期。作品最精彩之处在于线条语言和用笔技法,苏天赐重拾了在中国画中颇为重视的“线的美感”,成为其作品中难得一见的精品。

  在浙南写生的过程,大自然给了艺术家更多的触发和感动。这件作品描绘了一位身着传统服饰的美丽少女,回眸相视的画面。乌发凤眼的女子,桃腮红润,显得健康淳朴,雪白的衣衫纯洁的处子之心,有典型的苏南风格,薄厚也正适合初春气温,显出一种朴质的真实感。她舒展古典美人式的溜肩,一对黑眸幽深沉静,流露出东方风情的秀丽和懵懂青涩—这是在外国女郎的碧眼中无法找到的情绪,甚至在北方姑娘身上也是难寻,它只属于苏南土壤孕育的女子。在塑造少女形象的过程中,苏天赐并没有把精力放在细节刻画和营造体量感之上,而是着重表现了女子眼角眉梢间的纯真恬静,和细若游丝、若有若无的一缕忧伤,颇得文人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写意真传。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苏天赐(1922-2006)

苏南初春

1980年代

布面 油画

80×64cm

 

林达川《新疆少女》

  林先生曾在1982年的个展座谈会上这样说: “ 从前潘先生(潘天寿)教过我, 要我们重视动的意趣, 故我不愿呆板照对象慢慢摸, 要抓住刹那间的感觉, 若跟着光的变化走很可惜。”他的这一理念,在1980年的《新疆少女》一画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头戴新疆帽的少女身着黑白二色的民族服饰,坐在色彩斑斓的挂毯背景前。描绘人物形象时,林达川使用了较为夸张写意的手法,精力并不放在立体感和细节上,而是用画笔挥毫泼墨地表达了艺术家欢快热烈的心绪,颇有写意的意趣。对衣服的刻画也十分精彩,黑白二色强烈对比,细看又添加了淡淡的青紫,笔触短而跳跃,带有强烈的音乐节奏感。整幅画色彩欢快、自然、响亮,笔法不加矫饰,奔放大胆。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林达川(1912-1985)

新疆少女

1980年

布面 油画

54.5×45.5cm

 

关良《造船厂》

  50年代,上海第一代油画家们在努力进行艺术实践的过程中积极响应着国家建设,和庞薰琹、林风眠等人一样,关良也曾数次深入到工厂和农村、矿山和渔场体验生活,创作出众多反映真实农民生活的作品。无论是创作题材还是艺术形式,都显示出崭新社会现实带给关良艺术实践的影响,他凭借着自身的写实与表现技巧,以恬和的创作心态在这一特殊岁月中实现着新中国油画的现代转型。

  本件《造船厂》作于1959年,画家描绘出一幅生动造船场景,正在工厂作业的工人们与身后运输机械的庞大体量形成鲜明对比,笔法看似随意,造型却准确而极富动感,突显出工业化时代所独有的生命力与宏伟气势;画家用大笔描绘出天空与地面,渲染出一种沉郁与苍茫,又仔细刻画繁复的机械细节与人物动态,显示出其创作所具有的的厚重与谨严。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关良(1900-1986)

造船厂

1959年

布面 油画

55×67.5cm

 

杨立光《红衣女子》

  杨立光曾被秦宣夫称为“中国的康斯太勃尔”(John Constable),其作品风格质朴而沉稳,在人物塑造、画面表现和色彩处理上紧扣“朴”、“厚”、“真”的艺术特质,不仅显示出深厚的坚实功力与技巧,更表现出对个体质朴本性的尊重。

  本件《红衣女子》作于20世纪40年代,系画家重要的早期创作之一,画面描绘出一位端坐的红衣女子,自然的神情与生活化的姿态显示出画家对人民生活的悉心观察与深切体会,无论是人物衣着还是面容,都显示出一位带有成熟风韵女子的朴实与优雅,流露出一种传神的内在生命力。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杨立光(1917-2000)

红衣女子

1940年代

布面 油画

51×44cm

 

藤田嗣治《墨西哥男人》

  1929年,阔别故土17载的藤田嗣治回到日本,次年便前往南美旅行,相继走访了巴西、阿根廷、秘鲁、古巴等地,创作出众多带有异国风景的艺术作品,成为其艺术历程中的一道独特风景。1932年,藤田嗣治到达墨西哥,并在此逗留近8个月,以当地人情风物为题进行艺术创作。本件《墨西哥男人》即创作于此行之后,描绘出极富民族特征的当地青年形象,黝黑的肌肤、有力的面容、坚毅的眼神等,都透露出人物独有的精神气质;白色的衣帽与人物四周的灰色晕影,不仅使青年的面容得到进一步凸显,更使人物形象从背景中独立出来,显示出朴素而有力的内在精神与生命力。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藤田嗣治(1886-1968)

墨西哥男人

1933年

纸本 水彩

41×51cm

 

方君璧《隐者》

  端详方君璧先生的相片,细长的眉眼流露出大家闺秀的温润,微抿的嘴角却泛出隐隐倔强,正所谓刚柔相济,这是那个时代的烙印。余秋雨先生曾说过:“天下一切画,皆是自画像,包括花鸟山水”,方先生的《隐者》恰好印证了这一点。中国风与外国技法的交织,宁静与强烈,虚无与现实,难道不是那个时代的剪影,又何尝不是她的内心世界的外化。

  作《隐者》时,1935年,她37岁,除油画外,也已开始接触国画。所以观者既能看到油画厚重的色彩点染,又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人画的意境。轻薄的叶片似因风而舞,进而被赋予了体积感,叶摇,人动,兽眺,云飘,独山不转,瞬间让整个画面活了起来。画面底部是被浓浓草色覆盖的山石,叠叠的重色引出一片压抑,远处却是一团天青,便为画面添了一抹灵动,这种强烈的对比,是山重水复疑无路后的柳暗花明,是经历黑暗之后的豁然开朗,是绝望之后的希望。画面主体是一位骑驴的老者,着长衫,裹头巾,一派文士装扮,他双手牵着缰绳,却任驴儿信步闲游,闲适自得,正呼应了“隐者”这一题目,颇有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之境,蕴含着浓郁的东方风格。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方君璧(1898-1986)

隐者

1935年

布面 油画

102×92cm

 

唐蕴玉《传道士》

  唐蕴玉早年师从陈抱一、王济远等人,以印象主义的形式语言为基础,同时采用表现主义的创作手法,虽常以抒情性主题进行创作,但画风洗练酣畅,并无柔弱娇妩之感。其创作在坚持现实主义的同时,将印象派绘画与中国传统表现的手法与意境融汇贯通,在物象的光色处理间,融合了色与形的主观体验,从而增加了表现对象的诗性意蕴,形成了一种造型坚实、设色强烈却和谐浑厚、清新委婉的艺术风格。

  《传道士》作于1932年,画面人物取自30年代巴黎著名模特,潘玉良、常书鸿都曾以其为原型进行艺术创作;作品表现出传道士虔诚而专注的神态与气韵,犹如得到神意;人物一手放于身前,一手下垂,目视远方,带有一种强烈的宗教情绪,前方的光线正射人物面庞,使传教士如沐浴圣光般带有一种独有的精神气质;画面构图严密,表现坚实,体现出画家写实造型中色调与笔触的丰富运用。本件《传道士》带有唐蕴玉代表性的淡薄而宁静的画风,在深谙西方绘画的基础上,融入传统表现的意蕴与诗情,形成日法风格与本土表现的深层交汇,既保持了学院派的印象主义风格,又进行着新绘画表现形式的探索与思考。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唐蕴玉(1906-1992)

传道士

1932年

布面 油画

77×62cm

 

余本《街女》

  余本的人物油画创作带有浓厚的民族气质,他舍弃了生活中的繁杂细节,从而选取最具代表性的物象,突显出人物最真实的生活面貌,造型简洁别致,蕴含着画家的深厚情感。如本件《街女》,创作于1937年,系画家与徐悲鸿、李铁夫桂林写生同年,是余本难得一见的早期立式人物画,曾于40-50年代展出于香港个展,并刊载于余本作品与评论集中。

  画面描绘出30-40年代香港的社会底层情况,立于街边的白衣少女被当地人称为阻街女娘。朴素的衣着与善良的面容显示出画家对社会底层的深刻同情。余本用极为概括性的线描手法,勾勒出极富时代气息的街区场景,以无形突显有形,构图严谨独特,不仅深刻体现出当时的社会环境与审美观,更烘托出隐匿于人物内心的种种情感,使作品带有米勒作品般的静谧与深沉。在用笔上,余本用印象派的外光表现与卡拉瓦乔式的明暗对比,表现出少女的随意造型与多姿体态,显示出底层人民内心的坚强和斗争精神,更使画面带有一种人道主义特质与朴素的生命力。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余本(1905-1995)

街女

1937年

布面 油画

88×68cm

 

周碧初《少女像》

  此次上拍的《少女像》是周碧初创作生涯中最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曾多次出版,代表了画家艺术巅峰期的最高水准。

  周碧初在印尼时多画风景和静物,以人物为题材的作品颇为罕见,而如此幅《少女像》这般刻画地如此细腻、生动的佳作更是绝无仅有。此画作于1952年周碧初初到印尼之时,画家以细小的笔触刻画了一位东南亚少女的半身侧面肖像,棕色的健康皮肤、浓密的黑色盘发、绿色的敞领裙子不仅具有浓郁的岛国特色,画家更是在三种单纯的色块中营造出一种节奏的和谐。细看之下,丰富的色彩变化和笔触排列包含其中,轻松生动,和严谨准确的人物造型形成呼应,再次体现了画家高超的油画技艺和写实传神天赋。白色的背景在光线的变化中呈现出透明的空气感,也使得此画整体氛围更加含蓄而雅致。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周碧初(1903-1995)

少女

1952年

布面 油画

55×46cm

 

徐悲鸿《女人体》

  1928年是徐悲鸿旅欧学艺之后回到中国的第一年,画面中,徐悲鸿在欧洲如饥似渴吮吸先杰古典写实画法的成果十分突显。

  画中的女人体以背部为视角,线条浑圆流畅,紧贴结构,凹凸有致,结构严谨准确,又不失柔美肉感,作者深厚的人体写实功力可见一斑。同时,又可以看出徐悲鸿受到在法国美术学校学习时的老师弗拉芒格的影响,他的教师弗拉芒格先生长于历史题材的人物画,其画作不尚细节刻画,而注重色彩的和谐搭配与互相映衬。本件《女人体》承袭此影响,画面中整体大面积的红绿色调互相搭配映衬,和谐统一中又不失对比。人物身体色调偏暖,边缘线又用绿色勾勒,将人物与近景的绿色统一在一起,拉开空间的同时,又呼应了整体的色调,用笔娴熟自由中不失安排设计,色彩和谐。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徐悲鸿(1895-1953)

人体

1928年

木板 油画

30×40.5cm

 

黄养辉《齐白石像》

  绘于1956年的《齐白石像》,曾一直悬挂于齐白石老人家中。画中,白石老人一身黑衣,坐于宁静素雅的灰黄色背景之中。主体色调稳重雅致,以厚重沉稳的大色块为主,给人以端庄踏实厚重的感觉,与白石老人“一代宗师”的身份地位、气韵风度暗合,透着浓浓的文气。无论是肌肤胡须的质感处理,还是透视结构的刻画,都表明了黄先生对写实主义精髓的精确把握。当是时,老人九十七岁高寿,然而虽然须发皆白,脸上也留下了岁月的沧桑,精神矍铄,目光发亮而暗蕴智慧。此作同时具备了精准的造型和生动的气韵,形象真实,气度不凡,难怪得白石老人青睐。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黄养辉(1911-2001)

齐白石像

1956年

木板 油画

66×51cm

 

吕斯百《庐山晨曦》

  吕斯百的《庐山晨曦》作于1947年,画面描绘出沐浴在晨光下的庐山街景,带有浓厚的生活气息。画家将印象派的笔法融入写实造型之中,用干练的笔触突显出路上行人的不同动态,并以色彩的冷暖对比使背景的建筑场景层次分明,构图布局和谐完满,突显出一种平凡的生活之美,使创作笼罩着一层恬静悠远而又和悦近人的意味。

  1947年,即任中华全国美术会常务理事的吕斯百因“学潮”冲击向学校请辞系主任,使生活与艺术创作受到打击,当年暑假,辞职并未获准的吕斯百前往庐山写生,不再过问系内事务。在庐山的自然氛围中,吕斯百全身心投入艺术创作,用明媚的山中气象一扫往日心中郁结,创作出《大雁》、《庐山秋色》等优秀作品。在本件《庐山晨曦》画面中,无论是刚柔并济的笔法,还是质朴淡然的画风,都显示出画家此时的超然心境以及对艺术的满腔热忱。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吕斯百(1905-1973)

庐山晨曦

1947年

布面 油画

61×55cm

 

萧淑芳《北京冬季的什刹海》

  萧淑芳曾在花样滑冰上取得过骄人成就,年轻时常与家中女孩们结伴前往北海滑冰,并获得首届华北女子滑冰花样冠军,使滑冰成为萧淑芳平日生命力的重要源泉。1950年代,许多艺专学生在回忆初次见到萧先生时,都会清晰浮现她在冬天的老美院里滑冰的潇洒英姿。时至今日,萧淑芳一直留存着当年穿过的冰鞋,晚年也时常关注花样滑冰比赛,对当今的花滑水平颇为感慨:“我们那时其实就是几个步子,几个架势而已”,“滑冰”成为朋友与学生们对萧淑芳最为鲜活的印象之一。

  1950年代,萧淑芳接连完成五幅以滑冰为主题的创作:油画《北海溜冰》(1954)、油画《北京冬季的什刹海》(1954)、国画稿《北海滑冰》(1956)和水彩《滑冰》(1958),其中于本次上拍的《北京冬季的什刹海》作于1954年,系萧淑芳少数亮相于公众视野的油画作品之一,曾于1955年作为《中国青年》(第二期)封面发表,并展出于中国美术馆“萧淑芳从艺75周年回顾展”(2001),成为画家对自身青春故事、心绪与梦想的重要记录。

  本件《北京冬季的什刹海》描绘了在北京什刹海上溜冰的年轻人,极富动势的构图、活泼愉悦的色调,都显示出画家创作时的愉悦心境。萧淑芳仿佛将青春的美好,自我生命永不停步的追求,都融入到画面每个溜冰者风驰电掣的感觉之中。萧淑芳的外孙女吴宁说:“画面中女孩子穿的白色溜冰鞋,就是外婆照着自己的溜冰鞋画的”,使本件《北京冬季的什刹海》成为萧淑芳通过绘画表达当下心境的一次重要尝试,它作为画家自身青年时期的真实写照,映射着萧淑芳生命中最动人的侧面。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萧淑芳(1911-2005)

北京冬季的什刹海

1954年

木板 油画

53.5×40cm

 

常书鸿、李承仙《敦煌春天》

  《敦煌春天》创作于1993年,全幅高近2米,宽近4米,是常书鸿先生存世的罕见大尺幅画作。

  从1943年出关西进至1982年迁居北京,常书鸿在敦煌度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四十年,他对这里的一窟一洞、一景一物了然于心,饱含深情。敦煌少雨,常年干旱,加之昼夜温差极大,地表植被稀少,秋冬季节更是满目黄沙、一片荒凉,故而短暂的春天在这里显得尤为珍贵。在这个万物萌发的季节,沙漠中也能泛出淡淡绿意,虽矮小稀疏,却为光秃秃的隔壁增色不少,让人观之心旷神怡。

  常书鸿对此体会极深,画天碧蓝如洗,画云则朵朵洁白漂浮,使人观之神清气爽,甚是怡人。《敦煌春天》将这难得之景描绘于画布之上,成为令人欣赏的永恒之景。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常书鸿(1904-1994)、李承仙(1924-2003)

敦煌春天

1993年

191.5×372cm

 

李宗津《金色的季节》

  作为一位活跃在五十年代画坛的优秀油画家,李宗津以写实性和造型的准确扎实闻名,也因此深受徐悲鸿赏识,出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李先生提倡“学中国画先习素描”,对西方印象派的光影理论谙熟于心,绘制了一些优秀的外光风景作品。

  绘于1960年代的《金色的季节》就是其中之一。画面采取经典的对角线构图,描绘了一群喜迎丰收的劳动人民和一片金色的田野。温暖澄黄的麦粒占到了整个画面的近四分之三,与高远淡蓝的天幕绵延相接,作为补色的紫灰描绘了阴影部分和远处隐隐绰绰的车影。大概是因为日光灿烂,整幅画都沐浴在明亮悦目的暖调之中。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李宗津(1916-1977)

金色的季节

1960年代

纸板 油画

49×38cm

 

阿老《全中国的儿童都热爱你》

  《全中国的儿童都热爱你》是著名艺术家阿老(原名老宪洪)的经典之作。五十年代开始,阿老陆续创作了一批以歌颂共产党和毛主席为题的作品,其中尤以1957年创作的《全中国的儿童都热爱你》最为大众所熟悉,不但登载在当时的小学语文课本中,并且以年画及宣传画的形式出版、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广为人知。此画还曾参加一九五八年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及第二届全国美展,是一幅极具意义的作品。

  画面中描绘了五个可爱的孩子围绕着笑容和蔼的毛主席送鲜花的场景,从儿童真挚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对毛主席的敬仰与爱慕,扎实老练的塑造能力使画面写实感非常的强烈,造型准确,形象生动,仿佛能从画面中听到孩童充满孺慕的欢声笑语和毛主席语重心长、饱含希翼的寄语。整幅画面所营造的氛围表现了阿老身为中华民族的自豪感与面对未来的希望与勇气,通过写实性极强的画面传达给观者对社会的信心。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阿老(b.1920)

全中国的儿童

都热爱您

1957年

布面 油画

80×65cm

 

古元《交公粮》

  古元先生的画,朴实亲切,充满了烟火气息和时代印记。在这幅1959年的《交公粮》里,一队农民肩扛扁担,正在拾级而上,积极向国家上交粮食。整幅画给人以鲜明、简洁、生动的第一印象,这与版画的艺术语言十分相似。无论是占画面篇幅极大的绿树,还是狭窄的青阶,山顶的白墙黛瓦,无不有着南方小镇的深深烙印。画面中大团块的树和细碎的台阶、流线形的人群和笔直的屋墙,将画面割裂成不同面积和形状的部分,形成对比,增加了作品的耐看程度。人物或景物,都力求用最简单明了的线条概括,爽利干脆的墨线,白灰绿三色的搭配,富有意趣,素雅和谐。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古元(1919-1996)

交公粮

1959年

纸本 彩墨

40×28cm

 

沙耆《自画像》

  本次上拍的《自画像》创作于1940年,正是沙耆先生在比利时求学时之作。彼时沙耆二十六岁。此时,他的作品正与毕加索共同展出。人在异乡,声名鹊起,正是春风得意烈火烹油的鼎盛之年。而在这一幅《自画像》中,出现在画布上的沙耆,却是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的面貌。身着墨蓝色中式丝绸上衣的男孩有着一张典型的中国面孔,身后的背景用大面积的黄与橙,衬出身着暗色的人物;同时较为写意的处理方式,也与写实的人物刻画形成鲜明的对比:用隐隐的线条,寥寥几笔却爽利干脆地勾勒出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山石肌理,展现出画家早年对中国画的研究和非凡的功力。

嘉德通讯115期·拍场撷珍 中国20世纪人物风情志

沙耆(1914-2005)

自画像

1940年

布面 油画

61.5×50.5cm